• 主页
  • Y优生活>
  • 本土小说独有的文学体裁萌芽之地──平路 × 既晴 × 游善钧 >

本土小说独有的文学体裁萌芽之地──平路 × 既晴 × 游善钧

浏览次数:837发布时间:2020-07-16 23:26:31文章分类: Y优生活

本土小说独有的文学体裁萌芽之地──平路 × 既晴 × 游善钧

2016 年台北国际书展活动期间,秀威资讯与联经出版社联合举办「文学跨界相对论:预言纯文学与推理小说的未来式」讲座,邀请《神的载体》作者游善钧、《黑水》作者平路,以及同时身兼作家与评论双重身分的既晴,一同讨论纯文学与推理小说的种种可能。

从纯文学创作《骨肉》跨到类型小说《神的载体》,游善钧说自己和推理小说很早就结缘了:小时候他不爱看国语日报,家里就买了一套东方出版社的「亚森‧罗苹」系列;接着他国小时在学校的巡迴书展发现「福尔摩斯」系列,开始阅读经典的《四签名》跟《血字的研究》。游善钧觉得「福尔摩斯」系刭与「亚森‧罗苹」系列相较,多了一分真实感,因为华生会用代表平凡人的角度,对福尔摩斯的行为做出反衬或提醒。游善钧认为,就像《侦探伽利略》里的汤川学遇到小孩会起荨麻疹,或《名侦探柯南》里的江户川柯南有些音癡,都是类似的创作技巧,他后来也在自己的作品里这幺做:塑造一个不完美的角色,藉以製造观众的同理心。

游善钧说,「推理小说,其实是门槛很高的创作文类;通常解谜会比较简单,设计谜题相对困难很多,也因此一直没有去尝试。」直到得知第四届岛田庄司推理小说奖可能是最后一届,才硬着头皮逼自己写出《神的载体》参赛;为了符合奖项对新本格的定义,这篇小说带了点科幻色彩。

既晴表示自己习惯追本溯源。科幻作家艾西莫夫也写推理小说,譬如「黑寡妇俱乐部」系列小说的架构是一群学者去餐厅吃饭聊案件,最后案件会被一旁的服务生破解,这是一种「安乐椅神探」类型;后来艾西莫夫把解谜与科幻结合,成了科幻推理。艾西莫夫的初衷是探讨科幻、科学、科技到底对人类社会造成什幺影响,谜团或谋杀只是社会机制以及处境下必然发生的案件,所以科幻推理一开始是带有社会色彩的。

科幻推理传到日本后,变得有点不一样。相对于其他国家,日本比较重视本格派推理,是故科幻里的虚构世界跟本格派开始连结。既晴表示很高兴看到《神的载体》回归艾希莫夫最早的出发点,「用科技科学的发展,探讨人类社会发生的情况。也就是说,善钧没有承袭日本小说对科幻推理的结合,而是转型、追本溯源去看艾希莫夫在谈科技科学对人类社会的影响。」

「哪种题材最能够如实折射出社会的全貌?对我来说,这比较重要。」平路表示,「如妈妈嘴事件发生两个礼拜便宣布破案,兇手又那幺像坏女人,当时的舆论则多提到是是否直接判处死刑?等等这类讨论……。为什幺她会犯案?为什幺她会杀人?为什幺会忍心下手?这些行为背后的动机是什幺?对我这样的小说作者看来,那才是最有意义的。」对小说创作者来讲,社会案件其中必然有展延的可能,《黑水》便是这样的尝试。

儘管言谈中不断期许、督促,希望能够落实文学与真实间的关怀,然而三位作家也不讳言对于自身感知的局限;在书写的繁複中,他们大力剪裁、置入内心深处后重新建构的过程,往往更加惶惑不安,难免会冒险放任内容超载,逼迫读者接受阅读的挑战。

针对主持人提问与书迷的追问,三位作者最后分别提出自己对纯文学与推理小说的看法。

平路在写《黑水》时刻意放入了推理元素,近年屡获台湾纯文学奖项的游善钧则认为,儘管书写形式不同,但推理当中要严肃思考的议题及情感强度,皆不下于纯文学。而既晴认为跨界书写不但能让体裁更加丰富多元,也让文学的未来出现更多可能──或许,台湾本土小说独有的文学体裁,将会如此出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