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后不再是青年新政策恐令青年团断层

浏览次数:792发布时间:2020-06-05 10:06:10文章分类: N生活记

30岁后不再是青年新政策恐令青年团断层30岁后不再是青年新政策恐令青年团断层30岁后不再是青年新政策恐令青年团断层30岁后不再是青年新政策恐令青年团断层

(槟城28日讯)从2018年开始,大马人民过了30岁就不再是“青年”。在新青年政策下,青年与体育部将于明年对青年的定义从现今15至40岁,调低至15至30岁。国内青年组织对此提出担忧,因大部分青年组织的会员年龄介于30至40岁,担心此政策会造成青年组织青黄不接,甚至面临关闭的危机。

碍于培养新人并非一朝一夕,国内青年组织吁请政府给予时间或暂先把年龄调低至35岁,避免出现断层问题。

青运全国总会长周世文认为,2020年才是落实15至30岁为青年政策的时候。

青体部也将推行“633青年团体注册申请新程序”,即未来的青年组织,须拥有至少3个支会才能成立县级组织;州级则须有至少3个县级及6个州级组织才能成立全国组织。

这使青年组织担忧,许多面对难以招募会员的组织将无法成立全国性青年组织。

周世文认为,降低年龄政策有利与弊,利是能刺激更多青年参与,但却也导致青年组织失去许多会员。目前,大部分青年组织的年龄都属30至40岁。

也是青运史上最年轻总会长的他说,相关政策在2014年时就已公布,许多青年组织也积极响应,但若在2018年落实是有些仓促,因为要移交职权及提拔新人都需几届时间。

他说,现在加入社团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他担心这项新政策会导致青年组织面对青黄不接,甚至有关闭的问题。

他强调,他们可以接受30岁为领导层,但前提是必须给予足够时间来提拔,而且领导层改选也需数年时间。

“政府必须拟定政策来辅助及培训年轻人,让他们可以接手管理层,以避免断层现象。”

他说,他本身从14岁开始接触青运,在2009年曾担任青运登嘉楼分会秘书及2011年担任青运全国副总会长,并于2015年凭24岁之龄当选青运总会长。

“我这个年龄的领袖较少但并非不可能,要改变大环境,就需给予时间。如果年轻人从10多岁开始就接触青年组织,那幺来到20多岁时担任要职绝对没有问题。”

“但我国年轻人都是在20多岁甚至30岁才开始接触青年活动,造成领袖的年龄层被推后。”

至于“633青年团体注册申请新程序”,他强调,这是早前已拟定的政策,但没有正式落实,此政策能确保全国性组织拥有更好的素质。

他说,他能接受此政策,让真正符合条件的组织成为全国组织,惟细节还需协调,确保所有组织都能符合条件。

林瑞木:落实新青年政策

60%青年组织会解散

槟州青年理事会主席林瑞木说,儘管许多青年组织已重整,惟仍有许多跟不上步伐,若明年落实新青年政策,国内至少有60%的青年组织会解散。

“新青年政策是把现有青年组织重整,让之更具代表性,但据目前状况,把青年定义调低至30岁难免不符国情。”

他解释,一位年轻人大学毕业后已约25岁,若把之定为30岁,那毕业出来不久后就不算青年了。当局应把青年的年龄定为40岁较恰当。

“刚毕业的大学生一般都经济能力有限,大部份会把精力投于工作及事业,到30多岁想投入社团时,却己超龄,这未免有些尴尬。”他说,政府应改变政策,塑造有利于年轻人的青年团体,包括允许大学及中学设立青年团体,让学生参青年活动。

“我明白青年体育部的改革是为符合时代变迁,但目前还不是时候,尤其把青年岁数调低至30岁,那幺那些30岁以上的领袖又该何去何从?”

“青年组织在社会上扮演着举足轻重角色,尤其在郊区,年轻人加入组织的意愿比城市高,若新政策对青年组织的成立造成困扰,或将引发其他社会问题。”

他说,加入青年组织者多半是“好人”,因为他们都积极参与组织活动,没有时间“做坏事”。

“希望政府能给青年组织更多关注,尤其资金上的援助,青年组织才可办更多活动,鼓励年轻人加入。”

庄国胜:有助提拔新领袖

马佛青槟州联委会主席庄国胜认为,把青年定义下调至30岁可避免各要职被“霸位”太久。

他建议组织内的要职不能由同一个人一直连任,因此组织领导层须改变思维,提拔新人让他们更早加入管理层。

他说,一些组织要职都由同样的人连任,导致年轻一辈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学习,所以在未培养到足够接班人之前,一时间把年龄层降低至30岁,有关组织肯定很混乱。

他本身是于26岁才担任该会副主席,目前担任主席职时已32岁,而该会最年轻的领导层都已29岁。

“如果突然要40岁的领袖将捧子交给20多岁年轻人,年龄及思想差距会非常大。但如青年领袖从中学或学院就培训起,那幺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他说,该会目前正积极举办领袖培训营,让青年从中学开始接触组织活动,日后就无需担心没接班的问题。

“现在要30岁以下年轻人担任或许有些冒险,但经过各种培训活动让更多年轻人提早接触组织活动的话,相信几年后情况就会有所改变,而接班人就不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