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N生活记>
  • 走进「深山中的深山」,留洋医生为迟缓儿进驻山间小镇 >

走进「深山中的深山」,留洋医生为迟缓儿进驻山间小镇

浏览次数:640发布时间:2020-05-28 22:33:40文章分类: N生活记

走进「深山中的深山」,留洋医生为迟缓儿进驻山间小镇

文/林进修

埔里基督教医院小儿神经科主治医师赵文崇,长年投身偏乡医疗服务,他秉持「他人的需要,就是自己的责任」的信念,在工作之余走入部落,发掘、医治偏乡地区的迟缓儿童,将爱与专业投入国内医疗资源不足的各个角落。

「在需要的地方,看到我们的责任。」《埔基院讯》中的这两句话,不仅精準诠释这家基督教医院的创院精神,同时也道出赵文崇一辈子投身偏乡医疗及发展迟缓儿童早期疗育工作的精采人生。

懂得感恩惜福的「下港人」

赵文崇是埔里基督教医院(简称「埔基」)第六任院长,在他连续九年的带领下,埔基走过九二一大地震的艰苦岁月,加上三十多年来全力守护发展迟缓儿童的健康,从不喊累喊苦,终于在二○一四年获得第二十届医疗奉献奖的殊荣。上台受奖时,他低调以对,把得奖喜悦分享给过去一起打拚的伙伴,也将一切荣耀归于上帝。

▼为爱无私走偏乡的赵文崇医师(图片提供/赵文崇)

走进「深山中的深山」,留洋医生为迟缓儿进驻山间小镇

这就是赵文崇,一个知福惜福、懂得感恩的「下港人」。回首来时路,他有太多和医疗相关的眷恋。阿公在屏东县东港镇开诊所,父亲则在高雄市中正四路、中山路口一栋临街四楼透天厝的一楼,开设赵耳鼻咽喉科诊所,诊所对面是知名的高雄糕饼店「不二家」,楼下则是当年美丽岛事件的发生地,他的儿子目前在林口长庚医院急诊科服务,一家四代全都走上行医之路。

「别的行业,我们做不来啦!」每次被夸讚出身医师世家时,他总不忘自我解嘲,谦虚的语气中带点认命与自信。就因出身医师世家,一九七○年大学联考选填志愿时,他理所当然把医学系列为首选。但填完台大医学系后,他却在北医(台北医学院)及高医(高雄医学院)之间举棋不定。他们家在高雄,高医有在地之便,而北医的排名与高医虽在伯仲之间,但录取分数较高,比较有离家独立求学奋斗的感觉,各有优点。为了何者在前、何者在后,他当时可是犹豫再三,久久下不了决定。

父亲见状,建议他不妨把北医填在前面,因为台北比较有学术氛围,生活环境也比南部好。他因此把北医填在前面,没想到人生就是这幺奇妙,联考放榜了,他正好考上北医,成了医学系第十二届校友。

和其他早期校友一样,第一次踏进北医校门时,赵文崇被空旷的校园及简陋的校舍吓了一跳。举目望去,只有一栋教学大楼还算称头,教学大楼后面是解剖病理教室及化学实验教室,行政大楼及餐厅则在另外一侧,全都是低矮房子。至于附设教学医院,连影子也没有。

就因北医当时还没有附设医院,赵文崇和班上同学毕业后,只能选择到其他教学医院实习。他后来选择到当时中部最优秀的教会医院彰化基督教医院实习,一来他想下乡服务,二来当时彰基院长兰大弼是很资深的神经医学专家,也是基督徒医疗宣道的楷模,他日后真的从兰院长身上学到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女朋友刚好在不远的中兴新村任教,约会方便多了。

大学时期播下服务种子

其实,下乡服务的种子,早在读北医时就已播下。赵文崇记得,当年他除了参加杏声唱团外,大三到大六的连续四年暑假,都参加耕莘山地服务团,前往新竹县尖石乡秀峦、泰冈、新光、司马库斯、镇西堡及延老等缺医少药的山地部落服务,协助关心当地居民的卫生与健康状况,也深入了解原乡部落的一些大小事。

和其他医疗服务团不一样,他们每队由四到六人组成一个类似小家庭的小组,有人扮演父亲、母亲,也有人扮演哥哥、姐姐或弟弟妹妹,上山后,再以家庭方式运作。这种由队员互选出来的家庭成员,每个人都恰如其分,各司其职,而他也从这套独特的运作模式中,学到团队合作的重要,深深影响他日后的医疗人生。每年一到暑假,他们就像候鸟般进驻新竹尖石各部落,且长达一个月左右。长年下来,他深深感受到偏乡医疗的不足,以及居民晚上睡不安稳的痛苦。他形容,那里的居民「小病用忍,大病用等,急病用滚」,那种盼不到适切医疗的无奈,只有身历其境的人才能体会。

毕业后,带着一颗忐忑好奇的心,赵文崇走进当年心嚮往之的彰化基督教医院(简称「彰基」),展开行医之路。在彰基医院长达二十六年的岁月里,他选择小儿科做为服务社会的专业。他曾赴英国伦敦大学神经研究所攻读脑神经学,也在英国颇负盛名的「GuysHospital」小儿神经科研习儿童发展神经学,一头栽进当年台湾医界仍相当陌生的崭新领域。

留英期间,赵文崇就借住在兰大弼的家,亲灸其教诲。一年半后,他学成返回彰基,开始了彰基小儿神经科的服务。

走进「深山中的深山」,留洋医生为迟缓儿进驻山间小镇

为偏乡医疗贡献心力

吴震春医师是当时的彰基院长,同时也是埔基的董事长。那时埔基在营运上遭遇困难,没有年轻医师愿意到埔里服务,吴院长于是把脑筋动到刚从英国回来的赵文崇头上,请他帮忙。基于对偏乡医疗状况的了解,他爽快答应了。除了协助小儿科医疗之外,还兼任医务副院长,每週二下午、週三全天及週四下午到埔基服务,其余时间仍然在彰基为当时的小儿神经科业务打拚。

他很得意的说,一人当两人用,两边跑虽然很累很累,但效果还不错,两家医院的业务都兼顾了。三年后,埔基业务逐渐稳定下来,这种两边跑的工作型态才告一段落,返回彰基。

从英国回来后,愈是接触发展迟缓的儿童,赵文崇愈是发觉自己专业的不足。一九八九年,他决定再度收拾行囊,前往美国西北大学攻读语言病理学,解决华人儿童语言发展在医疗上的疑难。他从基础语言学开始研读,花了三年时间,取得语言病理学博士学位,这专业在国内没有第二人。

回国后不久,九二一大地震撼动中台湾,埔基也遭重创。他接下重建埔基的重责大任,努力打造成偏远山区居民可以倚赖的「好医院」。那几年里,赵文崇念兹在兹的,就是如何提升埔基在偏乡医疗的服务容量,以及医疗服务品质,让所有偏乡居民生病时,可以就近获得最适宜可靠的医疗照护,不必再忍受长途跋涉到都会区就医之苦。

他一步一步带领埔基从偏乡的地区综合医院,转变为南投县首家与都会区相当的区域级教学医院,并两度以优等成绩通过医策会严格的医院评鉴,二○一一年更和台北医学大学同获第二十一届国家品质奖机关团体奖的最高国家荣誉肯定。

二○○六年起,他开始以埔基为基地,全面建立并执行早期疗育外展服务体系,先由南投县早期疗育通报转介中心找出部落里有发展迟缓倾向的孩子,他每个月再带领评估团队,定期进入偏乡评估、检查及卫教,全力协助这些孩子回归正常发展。

他统计发现,每一百名发展迟缓儿童中,会有约六十个属各式语言发展迟缓,而这些语言发展迟缓的孩子里面,最后将近有十一%会变成语言发展障碍;换句话说,只要及早发现,家人及老师多一点关心,高达八、九成以上语言发展迟缓儿童,有可能透过早期疗育的介入机制回归正常,增加独立自主学习能力,减轻家庭及社会日后的负担。

需求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这些年来,赵文崇率领的早期疗育团队,足迹遍及南投县仁爱乡力行、庐山、雾社、亲爱、万丰、武界、发祥、红香、眉原,以及信义乡地利、人和、潭南、罗娜、东埔及同富等部落,关心当地发展迟缓儿童的身心状况。力行、发祥及红香位处「深山中的深山」,一趟路就要两个多小时,不难想见其辛苦程度。

不少偏乡原住民都有喝酒习惯,如果喝酒的是孕妇,长期遭受酒精侵袭的胎儿,生下来时体重通常只有一千六百到一千八百公克,比正常新生儿小了一号。

为此,赵文崇在原乡推动部落节酒运动,从源头阻断类似憾事的不断发生。

在医学中心受训、去英国深造,还到美国念了博士回来,赵文崇最后却甘愿窝在南投县埔里镇当个小医师,「答案很简单,需求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身为虔诚的基督徒,他引述上帝所说:「看见别人的需求,把它当作是自己的责任。」「该做的事,就要持之以恆的做。」「要帮助别人,不只需要爱,还需要专业技术。」深造回国入偏乡,「甘愿做憨人」、为有需要的人多走一里路投入偏乡服务数十年来,赵文崇说,随着自己年纪渐渐大了,有时候上山义诊,也不免会有感到疲惫的时候。

感觉疲惫时,他总会缓下来,为自己先订短程目标,完成后再去想往后的,「每天做一些,然后慢慢持续下去。」因为有了目标,就不会迷失;有了开始,就不会太迟。

*全文详见《青春共和国》2016/9No.11

走进「深山中的深山」,留洋医生为迟缓儿进驻山间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