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多讲点台语更多元

浏览次数:526发布时间:2020-06-15 21:28:06文章分类: 贴近生活

日前,食安专家立委吴焜裕用台语质询。果然,新闻底下就冒出很多指控「沙文主义」的留言,有些人气沖沖质问,那讲客家语、原住民语,也可以吗?

站在支持多元本土语言的立场,这从来不是个问题,当然可以啊。真正有意思的是:为什幺质问者自认为这话有攻击力?难道他们心里认为不准讲客家话跟各原住民族语?而且为什幺当别人使用华语时,他们就不质问了?

就连笔者在媒体发表区区的台文作品,也曾被网友骂是「霸凌他人的福佬威权」。这种数十年如一日的鬼打墙,看不出哪里主持了正义。因为它预设公共领域就该以华语发言,指责零星寂寥的台语发言,是要求台语把空间「完整奉还」给华语。打着反沙文,结论却是回到拥护华语一元,岂不怪哉?

有些在主观上「反台语沙文」的人,尤其早年在反对运动中,确实是为客语和原语的处境焦虑与不平。但国民党擅长劫收,很快把这种情绪转而用来巩固国语霸权,分化各族群,弄得黑白不分。

然而客观上这个国家并不存在「台语沙文主义」。要争论一个东西是否沙文,前提是它够强势。不妨观察你身边年轻人谈话时讲哪种语言的比例;请你所认识台语最厉害的人,试试能不能把报纸头版新闻完全用台语正确顺畅地讲述一遍(如果你听得出来);还有回忆一下你看到过几篇台文文章(你知道教育部早已公布推荐用字吗?)。

如果见一个东西偶尔出现,就觉刺眼,要它消失,那不叫反沙文,那叫零容忍。

如果不乐见多元本土语言存在,觉得应该走独尊华语的回头路,那也是一种主张,这样想的人就应该诚实讲出来,承认也乐见客语跟原住民族语消失。不必假装为它们讨公道。

要辨别言论与行动是否真的反语言沙文、挺语言多元,很简单,就看它是否「向华语争空间」,毕竟华语是台湾唯一的沙文霸权。攻击公共领域中的台语使用,对更弱势的本土语言有害无益。因为藉由再确认公共领域只许用华语,也放弃了客语和原语在公共领域出现的权利。

不要再相信「母语在家讲就好」、「有不同族群的人在场就只能说国语」这种话。这时代,外面的制度、讯息与人际接触比家庭强势太多。真正有在家讲母语的人最明白。规定弱势语言仅限私领域,正是消灭语言的处方。弱势语言不进,则退。

为什幺多讲点台语更多元

当然,如今在许多公共场合,连使用台语发言,都需要克服相当的心理障碍;若要使用客语、原住民语,门槛就更高了。但没办法,真想维护弱势语言的生机,就是得这幺勇敢,必要时自己讲、自己翻译。语言是透过接触学习的,你自己都封口,别人就没机会学,也不想了解。

各本土语言进入公共领域,实行起来不会无痛,还是会遇到冷嘲热讽(多来自华语霸权拥护者),但解方就是人人要学习更包容。讲自己的语言,别出于挑衅,听者也别轻易假设讲者是在挑衅。

一国各族群使用其固有语言之权利,是受到《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保障的。落实承认这项权利,并不表示我们就会陷入鸡同鸭讲的乱象,更不表示台语会成为新国语。担忧这些,跟担忧「同性婚合法就会流行人兽交」、「课本讲太阳花运动会让学生不爽就占领政府机关」有何两样?

请给这社会上的人们多一些信任,相信他们依环境调适的能力、节制跟包容的能力,还有,学习语言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