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引发Google与Uber诉讼大战的自动驾驶天才创办Kac

浏览次数:322发布时间:2020-07-16 04:13:18文章分类: 贴近生活

曾引发Google与Uber诉讼大战的自动驾驶天才创办Kac

还记得那个让 Google 和 Uber 撕破脸皮告上法庭的 Anthony Levandowski 吗?他简直是打不死的小强,又带着自己的新公司 Kache.ai 回到自动驾驶的大舞台了。

Levandowski 新话剧的第一章已正式开演

不可否认的是, Levandowski 是自动驾驶产业不可多得的研发天才。他先是携自己的自动驾驶摩托车在 DARPA 挑战赛上一战成名,后又凭藉能力在 Google 自动驾驶部门扶摇直上,接着出走创业打造出自动驾驶卡车公司 Otto ,而后被 Uber 收购引来了一场巨头之间的大战。

这次重回自动驾驶产业, Levandowski 的方向还是自动驾驶卡车,现在的 Kache.ai 还不为人所知, Levandowski 可能正在累积大绝招。

其实七个月前这家公司就正式注册诞生了,但 Kache.ai 一直没对外透露半点风声,即使深挖各种文件, 普通人也难以发现 Levandowski 与它有任何关联。

在公司的注册文件上,总裁一栏填着「Thomas S. Lee Jr」的名字。在 LinkedIn 上搜索一番你会发现他是一位软体开发者,此前就在圣地牙哥创办过两家公司。奇怪的是,在 Kache.ai 被人挖出后,所有关于该公司的讯息都在 LinkedIn 上消失了。

不过,公司注册文件上的地址却让人生疑, Kache.ai 的诞生地是加州圣赫勒拿,而 Levandowski 生父和继母是公司资产的实际控制人。值得一提的是, Levandowski 的继母 Suzanna Musick 是该公司执行长,而此前她还担任过 Levandowski 创办的 510 Systems 的执行长。

虽然 Kache.ai 并未回应这份曝料,但自动驾驶产业内一位消息灵通的人士确认, Kache.ai 与 Levandowski 本人关係密切。

目前关于这家公司的讯息还极为有限。不过有人猜测:「Kache is not ‘cache', it is Chinese for truck .」

这种猜测可能最接近事实。「Kache」这个词符合中文汉语拼音的写法,也符合「卡车」的中文发音,也就是说,这家自动驾驶卡车新创公司可能与中国有关。

来中国有两个目的:一方面, Levandowski 想在中国寻求促成自动驾驶卡车上市的合作伙伴;另一方面,他也想为新公司寻求新的融资。但后因行程原因未能成行。

曾引发Google与Uber诉讼大战的自动驾驶天才创办Kac
官网被肉搜前的图片, Kache.ai 主要业务是什幺一目了然

Kache.ai 的官方网站设计相当简单,它只是简单描述了自己的愿景且只有 Lee 的邮件联繫方式。在被知情人士曝光后, Kache.ai 的官网已经一片空白,只剩下一张满是起伏连绵山脊的图片。

曾引发Google与Uber诉讼大战的自动驾驶天才创办Kac

另外,此前网站上的招聘讯息还写道:「我们正在开发下一代公路自动驾驶卡车解决方案。我们的发展理念需要效率快速且积极敏捷的团队来支撑,因此我们正在寻找有志的软硬体工程师。」

显然,这家公司正在疯狂招人,无论是地图、资料库还是机器人和模拟技术人才都是 Kache.ai 招募的对象。除此之外,这家公司还也急需卷积神经网路软体工程师、电脑视觉和机器学习演算法技术人员。

需要注意的是,网站显示 Kache.ai 的总部位于旧金山。

一个看起来不大可能的回归

如果把时间调回一年前,恐怕大部分人都不敢相信 Levandowski 还有勇气重新站上自动驾驶的舞台,但在他此前的同事和熟悉的人眼里, Levandowski 怎幺可能会被这样的挫折打倒。

不过,现在猜测这位自动驾驶天才回归的还都基于传言与推测。

在自动驾驶这个概念还没火起来之前, Levandowski 一直是支持这一技术的智囊团成员,不过当时大家都还醉心于学术研究。

曾引发Google与Uber诉讼大战的自动驾驶天才创办Kac

不过,2004 年的 DARPA 自动驾驶挑战赛却改变了一切,15 个车队在沙漠中的厮杀彻底点燃了整个产业的热情,而当年的 Levandowski 是唯一一个带着两轮车参赛的奇才。现在,在这辆被命名为「恶灵骑士」的战车已经成了史密森尼美国历史博物馆的藏品。

第一届 DARPA 比赛中,15 支参赛队伍全团灭亡,这一结果随后又让 DARPA 举办了两届自动驾驶挑战赛,而当年的参赛者中,有许多都是如今自动驾驶产业的中流砥柱, Levandowski 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2007 年, Levandowski 正式入职 Google ,他成为 Google 街景项目的「首席架构设计师」之一。在 Google 工作时,他还打造了 510 Systems,这家公司製作感测器,而且反卖给了 Levandowski 的东家 Google 。510 Systems 也算得上是雷射雷达技术的先驱之一,2011 年 Google 花大钱收购了 510 Systems 和 Levandowski 的另一家新创公司。

云霄飞车式人生

在 Google 待了九年后, Levandowski 选择离开,他这一走还顺便挖走了 Google 员工 Lior Ron。随后,他们共同创办了自动驾驶卡车公司 Otto 。

Otto 诞生的时机实在是太有先见之明了。当时,自动驾驶的风潮正在不断升温,许多有远见的公司都开始投入这一产业,而各家公司之间的竞争也带来了大量的热钱,人才争夺战疯狂开启,许多经验丰富的自动驾驶老兵身价惊人。同时,传统汽车巨头们也反应过来了,财大气粗的它们通过疯狂收购来寻觅自动驾驶人才。

风头正劲的 Uber 就在 2016 年 8 月收购 Otto ,当时 Uber 花了 6.8 亿美元,震惊业界,而那时 Otto 才刚刚创立几个月而已。

可以这幺说,让 Uber 一掷千金的并非 Otto 这家公司,而是 Levandowski 。不出意外, Otto 併入 Uber 后 Levandowski 成为 Uber 自动驾驶部门的负责人。

后续的事情大家都了解, Uber 因为知识产权和 Waymo 闹上法庭, Levandowski 黯然离开, Uber 还不得不赔偿 Waymo 2.45 亿美金,这一切的发生距 Otto 併入 Uber 还不到九个月。除了 Levandowski , Otto 的其他三位创办人也都离开了 Uber 。

Kache.ai 的下一个篇章

Levandowski 的回归必然会带来新的问题,他甚至会成为 Waymo 和 Uber 两家公司的公敌。不过,在经历了这幺多之后, Kache.ai 是否会继续选用雷射雷达还是一个谜。

其实,业内一些自动驾驶卡车新创公司就对雷射雷达「视而不见」,因为这些公司觉得这款感测器还不太适合在道路上高速运行的重型卡车。如果 Kache.ai 也绕过雷射雷达,至少能少惹不少麻烦,而且「清白之身」也更容易拉来投资。

眼下, Kache.ai 故事的开始依然与 Levandowski 不太光彩的过去紧密相联。因此,未来这家公司能否在业界发出自己的声音主要还得靠硬技术和产品。